主页 > 法治社会 >

清代名流登高常选陶然亭 文人取名“陶然”有何

时间:2018-12-25 13:38

来源:未知作者:admin点击:

  重阳已至,人们或许会在这个周末登高赏秋,或是效仿古人喝菊花酒、吃菊花糕。在过去,陶然亭是京城登高的好去处,尤其受到文人墨客的喜爱,常至此雅集高会。“陶然”之名取自白居易诗作,也言及重阳登高饮酒的陶然乐事。那么,陶然亭之名有何深意?哪些文人曾在此谈学论道?古人雅集高会之时,又会做些什么呢?

  京城文化胜地甚多,许多人或许不知城南尚有“陶然亭”这一处别致景观,更不知其背后的文化渊源。陶然亭今位于陶然亭公园中心岛西北面最高处,实际上并非真正的凉亭,而是南北向稍长的敞轩。如今轩下围栏紧锁,大门深闭,不得近观,更不能登高远眺。绕道至北面,可见郭沫若所题“陶然亭”三字,两边是乾隆朝硕儒翁方纲所撰的楹联“烟笼古寺无人到,树倚深堂有月来”。

  康熙三十四年(1695),工部侍郎江藻在此督造陶器砖瓦时,巧妙地借用了白居易“更待菊黄家酝熟,共君一醉一陶然”之句,题匾“陶然”,遂成今名,人又称“江亭”。其《陶然吟引》仍载于今陶然亭石刻上:

  “京城南隅有慈悲庵,居南厂之中。康熙乙亥岁,余以工部郎官监督厂事,公余清暇,登临览观,得至其地,庵不数楹,中供大士像,面西有陂池,多水草,极望清幽,无一点尘埃气,恍置身于山溪沼沚间,坐而乐之,时时往游焉,因构小轩于庵之西偏。偶忆白乐天有‘一醉一陶然’之句。余虽不饮酒,然从九衢尘土中来此,亦复有心醉者,遂颜曰陶然。系之以诗。”

  白居易诗中所谓“菊黄家酝熟”,恰是指重阳节饮菊花酒。白居易创作此诗时,已年近古稀,仍与刘禹锡潇洒饮酒,可谓快哉自得。诗云:“少时犹不忧生计,老后谁能惜酒钱?共把十千沽一斗,相看七十欠三年。闲征雅令穷经史,醉听清吟胜管弦。更待菊黄家酝熟,共君一醉一陶然。”(《与梦得沽酒闲饮且约后期》》)此时二位老人已陶然大醉一番了,竟和“待到重阳日,还来就菊花”的孟夫子一样返璞归真。置身高阁,侧身西眺,夏有远山滴翠,杨柳堆烟,亭下“西湖”绿蚁浮沤,待到重九佳秋,那亭下水涘蒹葭已是娟娟白露了。晚风拂来,无须一樽菊花酒,便足以拂拭三生尘埃,“一醉一陶然”了。

  细揣“陶然”二字,大有北宋苏门风味。“陶然亭”的命名方式与山东诸城的“超然台”、“快哉亭”极为相近,都是审美性人生态度的三棱镜。“一点浩然气,千里快哉风”是苏轼谪居黄州时胸襟的豁然,“予之无所往而不乐者,盖游于物之外也”则是他移守山东密州时苦中作乐的旷达,“更待菊黄家酝熟,共君一醉一陶然”则是白居易、汪藻“偶开天眼觑红尘”时摆脱俗务枷锁的猛然觉醒。苏轼历来推崇白居易,“陶然”之名源自白诗,又冥冥之中暗合苏门风味,可谓兼得。

  江亭似为雅集而生,从康熙朝至近现代,这里不仅成为了无数文人墨客“闲征雅令穷经史,醉听清吟胜管弦”的理想园地,还见证了京师三百多年的文运兴替。

  雍正年间(1723年-1735年),陶然亭已是江浙士人会试后举办“老乡会”之所,也因地势高敞,成为了都中文士重阳登高、踏秋雅集的上选之地。继江藻之后,乾隆朝汪启淑也曾因工部之职而与江亭结缘。据其《水曹清暇录》记载,“黑窑厂与陶然亭接壤,都人登高多往游焉”。乾隆十九年(1754年)重阳佳节,大学士纪昀(纪晓岚)便曾登上陶然亭,与好友饮酒食蟹赏秋,三十年后还赋诗回忆此景曰:“左持绿酒右持螯,对此真堪赋老饕。记得红萸黃菊节,陶然亭上共登高。”(《纪文达公遗集》卷十二)那时的江亭九日雅集,文士们大多 “纵酒成狂客,销愁仗友生(按,指兄弟)”,登高赏秋,思亲怀远。

  江亭雅集黄金时期的来临,契机是乾隆四十二年(1777年)六月十一日这里举行的一场学术“联谊”活动。是时,担任京师学政(学政,全称“提督学政”,清代地方文化教育行政官。)的朱筠执京中学界牛耳,群集了一批淹通经史百家的汉学家编修四库,一时间学风炽然。时任通政司副使的王昶与他有同年之谊,也受到了邀请。此次雅集,朱、王二人均有诗传世。朱筠强作了五古一百句,然不及王昶颇具思致的小作《邀同竹君编修陶然亭小集》来得洒脱,诗前半段云“趁暇呼朋熟,寻幽得地高。亭虚遥对堞,水涸细通濠。路隘才容骑,车低略似舠。回塘穿虇薍,枯树听虭蟧。绀宇凌千尺,苍岚映四遭。披襟凉更爽,掺袂喜斯陶。洵美南都彦,均推北地豪(谓朱筠)。”此诗虽短,然精彩地记录了此次“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的盛会。王昶的儿子王肇嘉还曾用隶书将此诗刻勒入石,现复嵌于陶然亭北面的石壁上。后来,石刻被毁成两截,半段残碑保留于公园管理处后院,另半段竟不知所终。

  于这群高知而言,此次学术盛宴最有意义的是切磋经术。他们月旦诗赋、品鉴书画,高谈许慎、郑玄,辩论六经群说;他们也追慕前贤,致以敬意,并将道艺的希望寄托于践席的六位后学。后来,这群“谭艺道古”的人亦多大有建树,钱大昕的侄子钱坫成为了著名的经学家、书法家,胡量精通医术,擅长诗画,而“毗陵七子”之一徐书受也成为了画菊的一代大师。

  道光年间(1821-1850),清朝广渠通逵,交通更为便利,陶然亭也再次见证了京师名流几场重要的雅集,甚至形成了人员相对稳固、长达十年(1828-1838)的“江亭雅集圈”。这个圈子以翰林院编修徐宝善和经世大臣黄爵滋为中心,围绕着他们的有梅曾亮、管同、潘德舆、龚自珍、魏源、汤鹏、马沅等开眼看世界的文人。此时,他们相聚不再以学问为高,雅集重心已从台阁走向塞漠,从学术移至游艺,诚可谓“亡国之音哀以思”。

  道光十三年(1832年)重阳,黄爵滋、徐宝善依旧例在江亭主持了一次雅集。清廷积弊,内忧外患至此朝空前严重,值此多事之秋,这群封疆大吏的忧患情绪弥漫着此次整个宴会。这次雅集,黄爵滋有诗云“乱云易障西山日,尊酒难消北海愁”(《癸巳重九日招诸君饮江亭作》),徐宝善则是更激烈地批判道“商王挞伐岂不武,花门种类犹羊豺。沙陲尺寸祖宗地,谁敢剏议捐珠厓”(《秋日树斋招集秋日放歌》)。面对如东南烟水的江亭秋色,名臣文人们的家国情怀却更为激烈了。

  更多时候,他们的雅集在春夏举行,谓之“春禊”或“消夏”。道光十四年(1834)五月初一,仍是徐、黄二人主持了江亭雅集。黄香铁的诗题记载(见《读白华草堂诗二集》卷十),此次赴宴共十三人,有当时著名的金石学家刘师陆、桐城文派领袖梅曾亮,孝廉艾畅等达官。据梅曾亮《江亭消夏记》记载,此次宴会众人酒兴渐高,便射覆行起酒令来:“当令者取尊爼间物载经典者,隐一字为鹄,而出其上下字为媒,因媒以中鹄者,不饮,然所出字皆与鹄绵褫判散,不可胶附,又出他字相佐辅缀,其鹄者愈专,而媒愈幻,务以枝人心,使不使寻逐以为快”。这大概是射覆中最普通的“正格”,隐藏了中间一字,该字须取经典中记载过的席间物什,作为谜底。谜面则是经典中与该字相联的上下一字,也可以是多个字,而且这些字要求与谜底的关系越远越好。比如,上家出令为“女”与“瑟”,若下家未能以“琴”字相射(用《诗经》中“窈窕淑女,琴瑟友之”),便须罚酒一杯。

  可见,若非熟谙经籍,此游戏定难以为继,而此时的文坛名流们已穷于应付这种高难度的游戏了,他们“忽然得之,欢愕相半,每一覆而罚饮者十数人”。或许,他们雅集的乐趣并不在于游戏中拔得头筹,而是在家国患难之时求得一醉陶然的解脱。宴后,高起鹏《江亭消夏图》正绘就了他们“怡然自得”的神态,众人“皆面山左”,倚在倒摄西山的亭轩之下相顾笑语。

  而修禊之事尤则道光十六年(1836)为全盛,六主各延七宾,凡四十八人,真可谓“群贤毕至,少长咸集”。黄爵滋还曾专门写了一封《江亭展禊启》遍寄名公,故此次江亭展禊之事亦得广泛传扬。此后,江亭雅集之事极盛而衰,道光十八年(1838年)徐宝善的过世更直接解散了这个圈子。后人对此荒亭乱苇,也只不过清谈旧事,徒增叹然。至民国,空亭荒烟,旧事如风消散得毫无踪影,难怪郁达夫会说,每到秋来,就会想起陶然亭的芦花了。

  “岁岁重阳,今又重阳。”又是一年茱萸节,尊老爱老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爱老助老是全社会的共同责任。西城区第二文化馆文化志愿者在重阳节为老年朋友们准备两场演出活动,其中一场为天桥街道禄长街社区老年朋友们送一场暖心演出,另一场文化志愿者在白纸坊

  昨天,第三届全国老科技工作者日暨北京第十四届老科技工作者日活动在京举行。来自京津冀三地的600多位老科技工作者齐聚一堂,共度重阳佳节,庆祝改革开放四十周年。 活动现场,少先队员为胡文瑞院士、顾国彪院士等老科技工作者代表献花,表达对老科技工作

  尽管今年的重阳节是在工作日,不过孝老爱亲的日子并非只能是农历九月初九这天。随着北京秋色进入全盛时节,这个周末,是时候带上父母,为至亲登高祈福许下心愿了。 门头沟地处北京之巅,这里的红叶不仅红得早,也红得久。重阳节期间,本报影友与众多市民共同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几百名观众哼唱着《生日歌》,轻柔温馨的旋律里,一个鲜花装点的小巧蛋糕被工作人员送到了下个月将满85岁的波兰指挥和作曲大师潘德列茨基面前,站在他身旁的著名小提琴家安妮-索菲·穆特马上拿出手机,拍摄下围绕四周的

  《拔根芦柴花》、《对花》再加上一“朵”《茉莉花》,重阳之夜,交响乐的美妙旋律在指挥家张冰冰和北京交响乐团乐手的指尖“绽放”。“《拔根芦柴花》和《对花》选自鲍元恺先生的《炎黄风情》,《茉莉花》是今晚的返场曲目,这三首管弦乐小品都是根据中国民歌

  端午吃粽子、中秋吃月饼、元宵吃汤圆、除夕吃饺子,一年四季的节日,好像都在吃吃吃……吃货们会好奇,重阳节咋就没个好吃的?吃货们别着急,据北京日报客户端小编搜索,重阳节的主题食品就是——重阳糕↓ 重阳糕又称花糕、菊糕、五色糕。九月九日天明时,以

  10月17日下午,欢聚“亦”堂——亦庄镇传统文化系列展演启动仪式暨重阳节曲艺专场演出在镇宣传文体中心拉开帷幕。王玥波、刘洪沂、王波等著名曲艺艺术家表演快板、相声、双簧等传统曲艺节目,为亦庄居民带来了一场传统文化的饕餮盛宴。 由春苗曲艺团带来

  10月17日一大早,来自朝阳区43个街乡,以及河北、河南等省的老年舞蹈爱好者共3000余人盛装打扮,他们奔赴朝阳体育馆,参加朝阳区第十一届“旋舞朝阳”交谊舞展演活动。伴着优美的音乐跳起欢快的舞步,他们以自己的方式欢度重阳节。这也是“孝满京城

  今天是中国传统节日重阳节。九九重阳,九在数字中是最大数,所以也被赋予了生命长久、健康长寿的寓意,重阳节也是敬老节。 关印 制图 莫道桑榆晚,为霞尚满天。本报今天推出一组风采人物的特别报道,他们当中既有知名的艺术家、科学家,也有我们身边的普通

  一、凡本站中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版权均属北晚新视觉网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并附上原文链接。

  二、凡来源非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新闻(作品)只代表本网传播该消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见网后30日内进行,联系邮箱:

【责任编辑:admin】
热图 更多>>
热门文章 更多>>